□本報記者徐向良
  7月14日,一則題為《雲南小學教師涉嫌性侵8名女生 全校僅13女生》的消息在網絡傳開。當天下午,雲南省宣威市外宣辦就此向社會作出回應稱,涉案教師吳某因涉嫌猥褻兒童被宣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7月15日,《法制日報》記者就此事進行多方採訪瞭解到,該事件中的受害女童多為留守兒童,缺乏科學有效監管是導致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
  家長老師不願過多談及此事
  經《法制日報》記者多方聯繫,宣威市龍場鎮五里村知情人士李兵(化名)告訴記者,據他瞭解,受害的女童共有8名,其中年齡最大的11歲,最小的5歲。事件發生後,當地警方介入了調查,也有一些記者趕到村裡採訪,但家長們不願過多提及此事,都擔心對孩子影響不好。“今天還有警察到村裡專門找了學校的朱老師調查取證”。
  記者6次電話聯繫事發地振興教學點的另一位老師朱勛本,前4次均被其家人以“打錯電話”、“信號不好”等為由掛斷電話。第5次撥打電話,朱老師以“信號不好、聽不清”為由掛斷電話。第6次接通電話後,記者表明身份和採訪目的後,朱老師說“學校監管沒有問題”,然後婉拒了記者的其他採訪要求,掛斷電話。
  李兵透露,朱老師此前接受過媒體採訪,有學生家長認為其向媒體透露的信息涉及到自己的孩子,曾到朱老師家中吵鬧過,因此他對接受採訪心中有顧慮。
  據瞭解,朱老師是爛泥溝村村民,兩年前爛泥溝振興教學點一位公辦教師因身體原因無法教學,所以他就成了這裡的一名代課教師,教學點沒有校長,只有他和已被公安機關刑拘的吳某(犯罪嫌疑人)兩個人,吳某為教學點的小組長。
  朱勛本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吳某的家並不在本村,吳某在工作期間住在學校,只有周末才回家。他自己每天上午10點45分放學就回家了,下午1點10分上課才會去學校。而吳某則整天都在學校,有自由空間,如果有什麼事,他並不知道。
  農村學校監管體系亟待健全
  宣威市龍場鎮五里村完小校長唐志軍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介紹,振興校點是該校的一個教學點,處在山中間,四周被一個很大的林子包圍,學生上學放學都要經過,而且附近幾百米內都沒有一戶人家。該校點目前辦學一至三年級,有來自周邊滴水岩、爛泥溝上村、爛泥溝中村、爛泥溝下村和迷大卡村、坡頭上村的39名學生在這裡學習,學校僅有兩名教師。
  “山區農村的學生、家長畏懼老師,事情不是太嚴重,一般不會有人站出來說。另外,完小離教學點較遠,不可能做到每天都有人員監督檢查,這也是此事長期沒有顯現的主要原因之一。”唐志軍介紹,振興教學點距離完小有17公里山路,雖然完小也有工作人員經常去檢查,但還是不能做到天天都在監督之下。
  唐志軍說,當地農村土地較多,但大多數孩子的父母在農閑時節都會外出打工,孩子多交給老人監護。老人對學生的異常行為也不易發現,加之農村孩子缺乏相關性知識方面的教育,又對老師心懷畏懼,發生了此類事情也羞於向家長反映。
  “振興教學點師資力量薄弱,兩名教師之間也是各負其責,各人做各人的工作,缺乏相應的監督機制。”唐志軍說,該教學點已經不適應當前的辦學需要,希望政府能投入資金對教學點進行搬遷。
  “希望能投入一定資金,為農村教學點的教室、公共空間安裝監控設備,以便完小和教育主管部門能隨時進行檢查,及早發現此類問題,並將其消滅在萌芽狀態。”唐志軍說。
  “發生教師性侵學生現象的地區,大都相對閉塞和落後,主管部門對學校缺乏強有力的監督和制約,而長期以來對教師的正面宣傳和教育制度過多地強調學生對教師的服從意識,使教師的話語接近於權威,加上教師個人道德的淪喪和對教師監管的缺失,導致此類案件不斷發生。”昆明市人大代表、雲南律師李春光說。
  本報昆明7月15日電
  (原標題:受害女童多為留守兒童家長老師不願多談此事)
創作者介紹

西藏

nnbfrroi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